喵小悠

你的名字害相思

时南安:

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她,是一个雨夜。
她说是她的朋友介绍她来找我,但是我不信。
我的诊所很小,我也不是什么隐藏在城市角落的绝世名医,这种免费广告我从不相信会发生在我身上——但是我还是让她进来了。
诊所里唯一的护士休假去了,有些日子我没和人说过话了,哪怕她是一个病人。
“先说下你的情况吧,嗯…从名字开始吧。”
她没有立刻回答,低着头双手互相搓着,我又问了一遍,她像是思考了很久一般,从喉咙深处挤出两个字。
“白娟。”
三尺白娟。
抑郁症,还有服用安眠药的习惯。
那个晚上我跟她聊了很久,说是聊,事实上基本都是我在说话,她偶尔答应两声,除了病情以外多一个她都不提。
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她很喜欢盯着我身后的一个地方看——那是个书架,摆着我的作品还有几个相框,照片里的人叫Jolie,诊所里唯一的护士。
白娟接受治疗的头三个月,诊所里都只有我一个人,Jolie每年都会跟我要三个月的带薪假去旅行,来诊所的病人很少,我一个人也应付得过来。
第四个月,Jolie回来了,我没跟她提白娟的事情。Jolie不喜欢接触抑郁症的病人,依她的说法,她曾经的恋人就是得了抑郁症。我不知道这两者是否有必然的联系,但是我尊重她的习惯。
白娟跟Jolie一直没有正面碰见过,她也来得少,也不主动要求开药,多数时间她就坐在她第一次来时坐得那张木椅那听我说话,又或者在书架前徘徊。
我不知道她在看照片,还是想拿一本书看。
“想看书随便拿。”
“嗯。”
她很喜欢用这个单字,大约是习惯,那天我刚好交完最新的书稿,心情很好就突然提起Jolie。
“你们这些文弱的女生都很喜欢用嗯这个字吗,Jolie也喜欢,不过她的语气没你这么软就是了,身为一个护士有的时候脾气火爆程度也是很让人头疼啊。”
“…Jolie?”
“对啊,虽然我这个诊所小,还是要个护士撑撑门面。她前段时间休假旅行去了,你们就没见过。”
她没说话,大约是这几个月养成的习惯,眼神又飘到书架的方向。
“啊书架上那个照片就是她的。”我很无奈的摇摇头,“上次跟她打赌输了,非要在书架上摆照片,身为一个心理医生,对你们女人的心思依旧搞不懂啊。”
“…我前女友喜欢用嗯这个单字。”
这是白娟第一次提起别人,在她的描述里,我大胆的猜测那是一个影响她很多事情的人,甚至可能——就是她患上抑郁症的原因。
也许是巧合,或者命中注定。第二天白娟就和Jolie见面了。
白娟没有连续两天来找过我,第二日我恰好有事不在诊所,只有Jolie一个人在,傍晚回来时她的脸色看起来很差。
“怎么了,今天有来病人吗,惹到你了不成?”
“有新的病人。”
“啊对,你休假那段时间来的,到现在也……”我把外套挂在衣架上转身看着她,“有治疗四五个月了吧。白娟是抑郁症,你不是不喜欢接触抑郁症的患者,我就没告诉你。”
“她叫白娟?”
“她是这么说的,三尺白娟。”我习惯性揉了揉她的头发,笑笑,“我倒是觉得她的病情没有她自己说得那么严重,不过人家很喜欢盯着那个书架看,不知道是看你的照片还是我的书啊。”
“说起来,她跟你一样也有说嗯的习惯。”
Jolie没有应声,是在我说完最后一句话后,她的表情变得很复杂,一言不发背着包打开门就走。
我以为,大约她因为习惯跟白娟接触得不太愉快。
第七个月,白娟变得很容易提起那个前女友,甚至偶尔我都没有说话,只是她一个人讲述,最后忽然就没了声。
那个时候我都会让Jolie送杯水进来。
职业习惯的敏感,Jolie拿水给白娟时两人的眼神交流看起来很不一般。
就连一句“谢谢”听起来都显得不平常。
“我跟她…在学生会认识的,后来一起参加了一个比赛,我们是搭档。”
……
“其实和她还在一起的时候就偷偷开始吃药了,失眠药是后来分手以后的事,不过…嗯……这几个月我有按着你说的试着停安眠药,偶尔已经可以不用吃了。”
“会不会跟前几天我碰见她有关系。那天…很偶然,很突然,就见到她了。”
……
“分手前最后一段时间我的情绪很不稳定,外人面前看起来都是没事的样子,但私底下一个人的时候……”
“你的诊所真的是一个朋友介绍来的,我……我也不知道她怎么知道的,她只是说,我可以来试试。”
“好像是有点效果吧……好像是比以前好点了。”
……
“会和那个女孩分开…还是要怪我吧。”
“我们会在一起是她主动的,分开也是她提的,尽管我跟她彼此喜欢,却给不了她想要的感觉……”
“归宿的感觉吧,这辈子就想跟这个人在一起,死抓着她,绝不撒手。”
“她是很乖的那种女孩,但是她背着我会酗酒,后来被我发现了,太让她没有安全感了吧,才会借着酒精安慰自己。”
……
“那个朋友说,这个医生挺有意思的,本职工作其实是个作家。”
她跟我提起的越来越多,病情也在好转,我不断减少药剂的使用量,甚至给她停了药,她看起来要比第一次见面时好太多。直到她在某次治疗时跟我说了这句话。
Jolie收拾东西要离开,我刚好从房间出来叫住了她。
“她是因为你来的吧。”
“她口中那个,跟她说我还有个身份是作家的朋友。”
Jolie笑了。
她个子小小的,笑起来时眼睛会弯成月亮,特别可爱。
但是她很少笑。
而此刻我在质问她时,却忽然笑了。
“我是白娟。”
“三尺白娟。”
“张钰桦的前女友、搭档、校友。”
“我大一刚进学生会就认识她了,怎么说呢,一见钟情吧,她对我有点喜欢,有次我们一块参加聚会,我故意装醉,听到她跟我表白。”
“后来我知道她想参加那个比赛,就假装自己被搭档爽约,跟她一块去比赛,决赛那晚庆功宴,我又装醉,借着酒劲用她跟我说的话跟她表白了。”
“就顺理成章在一起了。”
“她后来去了上海工作,竞争很大,她又要往返于上海和邯郸,应该说坏事都是赶一块,那段时间她家里逼婚逼得特别紧。”
“我就是那个时候染上了酗酒的习惯,在她面前都是乖乖的样子,但总担心她哪天就不要我了。”
“花花很听家里话的,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”
“我一直靠着酒精缓解在她面前的担忧和恐惧,有一次被她发现了,她跟我谈了很久,然后我们把话说开了。”
“很久之后我听她朋友不经意说起,她那个时候就已经在偷偷吃药了。”
“她的压力远比我的担忧严重。”
“一直到分手前我们都没有吵过架,怎么说呢,就像是问你今天吃饭了吗一样平常,她有一次当着我的面在吃药的时候我说了。”
“我说,你现在的样子让我更不安,张钰桦我们分开吧。”
“现在想想,应该就是我离开才加重了她的病情,如果那个时候陪着她,我,她,我们都会熬过来的吧。”
“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治好她,但是我想偷偷看看她,分开之后,我就找不到她了。”
“那个朋友不是我,但是…是我给她的朋友发了短信。”
“花花现在能好起来,还是要谢谢医生你了。”
“我想辞职,再出去走走。”
她站起身要走,被我抓住了手臂:“我其实是猜的,你和她之间感觉很微妙,你又是少有知道我两个身份的人,我没想到你这么坦诚。”
“那,照片摆在书架上也是为了她吧。”
“嗯…她以前经常会因为看书不搭理我,我就在她的书架上摆了很多我的照片,她去拿书的时候,就会想起我。”
白娟眯起眼,嘴角高高翘着像是陷入无限回忆,却突然眼神里失了所有光彩。
“她从这里离开,回去的路上我就跟在她后面,我知道她不开心,想再扑进她怀里小声安慰她。”
“只有一次,一个月前吧,我跟在她身后,她突然停在一个橱窗前,我们俩的身影就印在玻璃上。”
“她说,小白,我上次在治疗的诊所看见你了,不对,应该是跟你长得很像的人,你已经走了啊。我还是很想你,就算你不在,想你的时候就能看见你还是挺好的对吧。”
“我当时以为她认出我了,但又发现……”
“幻觉。她没有好转…是更严重了。”
思念成疾。
是多沉重的负罪感和相思才会把眼前的真实人影都当做是幻想。
连名字都是那个人。
我忽然想起她第一次出现的那个雨夜,她看着白娟的照片挤出所谓自己的名字。
白娟。
其实根本不是在回答我的问题,是在叫她吧。
“我如果是你,我现在就进房间。”我抬起手指着治疗室的门,“我现在就进去告诉她这不是幻觉,不是想象。”
“我是白娟,就在你眼前,就在你触手可及的地方。”
“不会因为不想念就突然消失。”
“张钰桦,你要不要跟我重新开始从此不再饱受相思之苦。”

上元

夜佛长在。:

1.

东风夜放花千树,更吹落,星如雨。


2. 

陈星第一次遇见张钰桦和白娟的时候,身上还带着南方的风。

广州还是夏天,邯郸却已入秋。

已经夜里八点了,田地还没有来。

陈星一个人把大大的箱子挪上酒店门口的几层台阶,慢悠悠地晃到前台附近的沙发上,还没坐下,自动门就应人而开。

哟,来得还挺快。

陈星痞痞地靠着沙发扶手,摸出手机在手上转了两圈,却还是没有看见有人进来。

门就那么大开着,夜风凉凉地蹿进来,陈星摸了摸手臂,打了个寒颤。

啧,到底是北方。

陈星退了两步,把箱子平放在地上,蹲下身拉开拉链,伸手摸了半天才把一件薄薄的外套拽了出来。

站起身的时候,陈星才看见了门口站着的两个女孩子。

个子高一点的那个,一手拖着一只行李箱,身上那件红色格子衬衣的扣子还没完全扣好,活脱一副穿得匆忙的样子。

矮一点的那个踮着脚,双手按着面前人的领子,认认真真地帮她拉平。

陈星翻了个白眼。

两位大姐,你们站在那里卿卿我我不要紧,可知不知道姐姐我都快被风吹死了。

陈星披上外套,女孩子们也走了进来。

高个子把箱子一个一个抬上台阶,小矮子顺手就将其中的一个接过来拖在身后。

她们边走边低低地说着话。

怕你冷嘛。

我知道。

不许着凉。

好。

高个子一脸的温柔和无奈,小矮子笑得眉眼弯弯。

她们没有注意到一旁的陈星,直向前台领了房卡,就上楼去了。

陈星盯着她们的背影,又翻了个白眼。

田地怎么还不来。

陈星又摸了摸手臂。


3. 

田地的飞机误了点,落地再赶到酒店之时已近午夜。

陈星陪着折腾了半天,沾了枕也没剩几个时辰好眠。

第二天还要跟其他选手见面,陈星却是满不在乎。

她向来熬惯了夜,不到点钟睡不着觉,失眠起来还经常会在黑灯瞎火里胡乱地走,胡乱地思考。

陈星不怕黑,也不怕热闹。

练习偶尔提早结束,陈星就跟田地拉着一群年龄相仿的选手们一起疯玩。

高个子和小矮子,喔,张钰桦和白娟,有时候也会来,坐不多时就一同起身离开。

不像陈星,总是玩得意犹未尽,散伙回房也不肯给舍友片刻安宁。

舍友脾气好,随着她闹,呵欠打着是打着,倒也不恼。

等到舍友真困了,陈星就带上门,一个人在走廊和楼梯上晃晃悠悠,走到睡意来袭的时候,再独自回房。

十二强诞生之后,留下的选手越来越少,大家也逐渐没有了玩乐的心情,陈星失眠的烦恼,倒又无端地多了起来。

一天夜里,陈星悄悄地带上门,刚过了转角就看见张钰桦一个人搬了张椅子坐在走廊上,借着廊灯静静地在看书。

陈星按开手机看了一眼,凌晨三点刚过,张钰桦却是不像刚刚睡醒的样子。

哟,你也失眠啊。

陈星朝她走过去,近了才瞥见张钰桦脚边喝剩的两罐红牛,心下哀叹了一把自己的判断失误。

张钰桦闻声抬起头,冲她笑了一下,又摇了摇头。

不是的。

张钰桦轻声细语的,像是怕吵醒了什么人似的。

那是什么?

陈星饶有兴致地靠着墙问她。

我还想再看一会书,但是白娟睡了,我怕吵着她,就到外面来了。

张钰桦压着嗓子,声音越来越小。

陈星眉尖一挑。

也就是说,你偷偷熬夜背词典,但没有告诉白娟咯?

张钰桦好像有些脸红,支吾了半晌才又开口说道:

我们能参赛本来就是个意外,自然是要更努力一点的。

陈星不小心又翻了个白眼。

然后张钰桦又说:

不过……如果我多努力一点,那她就可以不用那么辛苦了。

小矮子可真招人疼啊。

陈星笑了笑,把话咽进心里了。


4. 

后来又有一天,陈星早晨摔坏了笔,到了午夜没事瞎晃荡的时候才想起来去借。

她踩着拖鞋啪嗒啪嗒地下楼,还没走到前台就听见有人在跟服务员说话。

可以给我一罐红牛和一罐特浓咖啡吗?

细细软软的声音。

嗯,不对,还是各要两罐吧,谢谢。

陈星扶着楼梯扶手探出头一看,果然是白娟那个小矮子。

白娟伸手把服务员递过来的饮料都抱在怀里,肩膀却冷不防地被陈星猛拍了一下。

一罐红牛从白娟怀抱的缝隙中掉了下去,又被陈星眼疾手快地接住,迅速地塞回白娟怀里。

你好,借一支笔。

陈星得意地朝着前台嘿嘿一笑,接了笔就揣进了裤子口袋里。

陈星?

白娟半是气恼半是好笑地看着她,陈星这才注意到现在的白娟也是戴着眼镜的。

陈星瞥了一眼墙上的钟,一点多了。

听说这只小白兔作息挺规律的,看来今天倒是个例外了。

我下来借笔。倒是你,这么晚了还要咖啡和红牛?

陈星陪着她往上走,心里早已猜得七七八八。

Eng~不是我。是钰桦。

果不其然。

白娟撅着嘴,碎碎地念着张钰桦瞒着她熬夜学习的事。

陈星微笑着听她抱怨,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。

到了她们房间门口,张钰桦还是坐在那里静静地看书,看到白娟回来,才起身把披着的衬衣脱下来,一把盖在白娟身上。

陈星还是靠着墙,看着张钰桦摸了摸白娟的脑袋,又接过了她怀里的红牛和咖啡,把它们放在椅子上。

一罐就够了,你多拿一罐做什么?

我们是白话灵犀啊,哪有什么事情都只让你来扛的道理。

陈星正对着张钰桦,看到她一瞬间柔软下来的神情,便朝着两人挥了挥手,浑不在意似的抬脚就走。

没想到却被拉住了衣袖。

这小白兔动作挺快啊。

但陈星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。

陈星,谢谢你陪我上楼。

白娟认真地轻声说。

你眼镜脏了。

陈星一本正经地说。

然后在心里加了一句:

但是你戴着它还挺可爱的。


5. 

瞻星揆地住在酒店里的最后一晚,陈星毫无意外地又失眠了。

那天有点冷,她从包里摸了根烟,披了外衣就去到走廊尽头的窗户旁边,怔怔地站了半天。

等她想起来烟还没点的时候,走廊的另一头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。

陈星心里一惊,收了火机侧身就站进了阴影里。

烟还咬在嘴上,陈星还没来得及抬头向那边看去,却是又有动静传了过来。

钰桦,下雪了。

低低的声音里压不住兴奋,引得陈星也向外探了探脑袋。

细微的雪花飘在空中,落在树上,星星点点的,不多也不厚。

嗯,是今年的初雪啊。

陈星听见张钰桦这么回答她。

然后是一阵长久的沉默。

陈星站在影子里,抬眼望去也只模糊地看见两个人一前一后专注看雪的侧脸。

白娟离陈星更近一些。

她没戴眼镜。

陈星甚至觉得自己能够看清白娟的每一次眨眼。

白娟忽然弯起了眼睛。

钰桦,快看,有人在放灯。

陈星透过身旁的窗户向外看去,倒是真有半点星火摇晃着向上空升去。

张钰桦没说话。

大概是点了头吧。

陈星胡乱地猜测着。

钰桦,你记不记得……我们在校园里放的那次灯啊?

陈星盯着那点微弱的星火,耳中听到的白娟的声音,也带了半分犹豫。

我记得。

然后又是一阵沉默。

又不是元宵节,这人乱放什么天灯啊?

陈星突兀地想。

钰桦,你知不知道……其实那个时候我就……

我知道。

陈星听见张钰桦轻轻地笑了。

等陈星再转过头的时候,披在身上的外衣不小心掉了。

而张钰桦也已经牵着白娟走得远了。


6. 

白娟醒来的时候发现手机上多了一条短信。

2016年2月23日2时20分。

没有见过的号码。

简单的一句话。

元宵节快乐。

白娟揉了揉眼睛,然后礼貌地回复了这条过期的祝福。

谢谢你,你也要快乐。


叮。

有人收到了短信。

此时此刻,她的窗外,大洋彼岸的灯火,才刚刚亮起。


7. 

东风夜放花牵兔,无人回首,唯星独立灯火阑珊处。

你的名字害相思

时南安:

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她,是一个雨夜。
她说是她的朋友介绍她来找我,但是我不信。
我的诊所很小,我也不是什么隐藏在城市角落的绝世名医,这种免费广告我从不相信会发生在我身上——但是我还是让她进来了。
诊所里唯一的护士休假去了,有些日子我没和人说过话了,哪怕她是一个病人。
“先说下你的情况吧,嗯…从名字开始吧。”
她没有立刻回答,低着头双手互相搓着,我又问了一遍,她像是思考了很久一般,从喉咙深处挤出两个字。
“白娟。”
三尺白娟。
抑郁症,还有服用安眠药的习惯。
那个晚上我跟她聊了很久,说是聊,事实上基本都是我在说话,她偶尔答应两声,除了病情以外多一个她都不提。
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她很喜欢盯着我身后的一个地方看——那是个书架,摆着我的作品还有几个相框,照片里的人叫Jolie,诊所里唯一的护士。
白娟接受治疗的头三个月,诊所里都只有我一个人,Jolie每年都会跟我要三个月的带薪假去旅行,来诊所的病人很少,我一个人也应付得过来。
第四个月,Jolie回来了,我没跟她提白娟的事情。Jolie不喜欢接触抑郁症的病人,依她的说法,她曾经的恋人就是得了抑郁症。我不知道这两者是否有必然的联系,但是我尊重她的习惯。
白娟跟Jolie一直没有正面碰见过,她也来得少,也不主动要求开药,多数时间她就坐在她第一次来时坐得那张木椅那听我说话,又或者在书架前徘徊。
我不知道她在看照片,还是想拿一本书看。
“想看书随便拿。”
“嗯。”
她很喜欢用这个单字,大约是习惯,那天我刚好交完最新的书稿,心情很好就突然提起Jolie。
“你们这些文弱的女生都很喜欢用嗯这个字吗,Jolie也喜欢,不过她的语气没你这么软就是了,身为一个护士有的时候脾气火爆程度也是很让人头疼啊。”
“…Jolie?”
“对啊,虽然我这个诊所小,还是要个护士撑撑门面。她前段时间休假旅行去了,你们就没见过。”
她没说话,大约是这几个月养成的习惯,眼神又飘到书架的方向。
“啊书架上那个照片就是她的。”我很无奈的摇摇头,“上次跟她打赌输了,非要在书架上摆照片,身为一个心理医生,对你们女人的心思依旧搞不懂啊。”
“…我前女友喜欢用嗯这个单字。”
这是白娟第一次提起别人,在她的描述里,我大胆的猜测那是一个影响她很多事情的人,甚至可能——就是她患上抑郁症的原因。
也许是巧合,或者命中注定。第二天白娟就和Jolie见面了。
白娟没有连续两天来找过我,第二日我恰好有事不在诊所,只有Jolie一个人在,傍晚回来时她的脸色看起来很差。
“怎么了,今天有来病人吗,惹到你了不成?”
“有新的病人。”
“啊对,你休假那段时间来的,到现在也……”我把外套挂在衣架上转身看着她,“有治疗四五个月了吧。白娟是抑郁症,你不是不喜欢接触抑郁症的患者,我就没告诉你。”
“她叫白娟?”
“她是这么说的,三尺白娟。”我习惯性揉了揉她的头发,笑笑,“我倒是觉得她的病情没有她自己说得那么严重,不过人家很喜欢盯着那个书架看,不知道是看你的照片还是我的书啊。”
“说起来,她跟你一样也有说嗯的习惯。”
Jolie没有应声,是在我说完最后一句话后,她的表情变得很复杂,一言不发背着包打开门就走。
我以为,大约她因为习惯跟白娟接触得不太愉快。
第七个月,白娟变得很容易提起那个前女友,甚至偶尔我都没有说话,只是她一个人讲述,最后忽然就没了声。
那个时候我都会让Jolie送杯水进来。
职业习惯的敏感,Jolie拿水给白娟时两人的眼神交流看起来很不一般。
就连一句“谢谢”听起来都显得不平常。
“我跟她…在学生会认识的,后来一起参加了一个比赛,我们是搭档。”
……
“其实和她还在一起的时候就偷偷开始吃药了,失眠药是后来分手以后的事,不过…嗯……这几个月我有按着你说的试着停安眠药,偶尔已经可以不用吃了。”
“会不会跟前几天我碰见她有关系。那天…很偶然,很突然,就见到她了。”
……
“分手前最后一段时间我的情绪很不稳定,外人面前看起来都是没事的样子,但私底下一个人的时候……”
“你的诊所真的是一个朋友介绍来的,我……我也不知道她怎么知道的,她只是说,我可以来试试。”
“好像是有点效果吧……好像是比以前好点了。”
……
“会和那个女孩分开…还是要怪我吧。”
“我们会在一起是她主动的,分开也是她提的,尽管我跟她彼此喜欢,却给不了她想要的感觉……”
“归宿的感觉吧,这辈子就想跟这个人在一起,死抓着她,绝不撒手。”
“她是很乖的那种女孩,但是她背着我会酗酒,后来被我发现了,太让她没有安全感了吧,才会借着酒精安慰自己。”
……
“那个朋友说,这个医生挺有意思的,本职工作其实是个作家。”
她跟我提起的越来越多,病情也在好转,我不断减少药剂的使用量,甚至给她停了药,她看起来要比第一次见面时好太多。直到她在某次治疗时跟我说了这句话。
Jolie收拾东西要离开,我刚好从房间出来叫住了她。
“她是因为你来的吧。”
“她口中那个,跟她说我还有个身份是作家的朋友。”
Jolie笑了。
她个子小小的,笑起来时眼睛会弯成月亮,特别可爱。
但是她很少笑。
而此刻我在质问她时,却忽然笑了。
“我是白娟。”
“三尺白娟。”
“张钰桦的前女友、搭档、校友。”
“我大一刚进学生会就认识她了,怎么说呢,一见钟情吧,她对我有点喜欢,有次我们一块参加聚会,我故意装醉,听到她跟我表白。”
“后来我知道她想参加那个比赛,就假装自己被搭档爽约,跟她一块去比赛,决赛那晚庆功宴,我又装醉,借着酒劲用她跟我说的话跟她表白了。”
“就顺理成章在一起了。”
“她后来去了上海工作,竞争很大,她又要往返于上海和邯郸,应该说坏事都是赶一块,那段时间她家里逼婚逼得特别紧。”
“我就是那个时候染上了酗酒的习惯,在她面前都是乖乖的样子,但总担心她哪天就不要我了。”
“花花很听家里话的,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”
“我一直靠着酒精缓解在她面前的担忧和恐惧,有一次被她发现了,她跟我谈了很久,然后我们把话说开了。”
“很久之后我听她朋友不经意说起,她那个时候就已经在偷偷吃药了。”
“她的压力远比我的担忧严重。”
“一直到分手前我们都没有吵过架,怎么说呢,就像是问你今天吃饭了吗一样平常,她有一次当着我的面在吃药的时候我说了。”
“我说,你现在的样子让我更不安,张钰桦我们分开吧。”
“现在想想,应该就是我离开才加重了她的病情,如果那个时候陪着她,我,她,我们都会熬过来的吧。”
“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治好她,但是我想偷偷看看她,分开之后,我就找不到她了。”
“那个朋友不是我,但是…是我给她的朋友发了短信。”
“花花现在能好起来,还是要谢谢医生你了。”
“我想辞职,再出去走走。”
她站起身要走,被我抓住了手臂:“我其实是猜的,你和她之间感觉很微妙,你又是少有知道我两个身份的人,我没想到你这么坦诚。”
“那,照片摆在书架上也是为了她吧。”
“嗯…她以前经常会因为看书不搭理我,我就在她的书架上摆了很多我的照片,她去拿书的时候,就会想起我。”
白娟眯起眼,嘴角高高翘着像是陷入无限回忆,却突然眼神里失了所有光彩。
“她从这里离开,回去的路上我就跟在她后面,我知道她不开心,想再扑进她怀里小声安慰她。”
“只有一次,一个月前吧,我跟在她身后,她突然停在一个橱窗前,我们俩的身影就印在玻璃上。”
“她说,小白,我上次在治疗的诊所看见你了,不对,应该是跟你长得很像的人,你已经走了啊。我还是很想你,就算你不在,想你的时候就能看见你还是挺好的对吧。”
“我当时以为她认出我了,但又发现……”
“幻觉。她没有好转…是更严重了。”
思念成疾。
是多沉重的负罪感和相思才会把眼前的真实人影都当做是幻想。
连名字都是那个人。
我忽然想起她第一次出现的那个雨夜,她看着白娟的照片挤出所谓自己的名字。
白娟。
其实根本不是在回答我的问题,是在叫她吧。
“我如果是你,我现在就进房间。”我抬起手指着治疗室的门,“我现在就进去告诉她这不是幻觉,不是想象。”
“我是白娟,就在你眼前,就在你触手可及的地方。”
“不会因为不想念就突然消失。”
“张钰桦,你要不要跟我重新开始从此不再饱受相思之苦。”

小小草帽鸭